环亚手机版

ag非凡同享:💰【ag88.shop】💰

越战化学武器的遗毒:对平民的救赎(下)

越战化学武器的遗毒:对平民的救赎(下)

越战化学武器的遗毒:对平民的救赎(下)

50年前,越南战争硝烟弥漫。为了清除给越军充当屏障的树木,美军在广袤的原始森林喷洒了大量的一种名为“橙剂”的脱叶剂。脱叶剂中的二噁英在半个世纪来,不仅毒害了当年参战的两国士兵,更是折磨了三代越南普通百姓。如今,美国和越南政府已经觉醒,并且联手开展一个大规模有毒残留物的清理工程。

正在积累的二噁英

在越南政府开展清理工程之前,已经有研究人员对二噁英开展了深入研究。河内公共卫生大学的德兰·汉恩(Tran·Thi·Tuyet·Hanh)主要从事对当地食品污染、饮食习惯、风险评估和降低邻里风险的研究,他说:“二噁英污染的补救措施非常重要,它不仅可以解决污染地周边居民的生活危机,而且可以防止二噁英在岘港和边和周围进一步扩散。”同时他也担忧,二噁英的半衰期非常长,在土壤中的半衰期高达100年,人体中的半衰期高达14年。

从物理性质来看,二噁英具有亲脂性和疏水性,不溶于水但溶于有机溶剂。在自然界,二噁英可以沉入水体的沉积物中,附着在有机物上,通过浮游生物进入到小型水生物,最后富集到鱼类体内。在土壤中,二噁英最终会存留在自由放养的鸡、鸭体内和它们的蛋中。二噁英在每个捕食阶段后都会逐渐地变得更集中,这一过程被称为生物积累。进入到人体的二噁英,87%是通过动物脂肪组织、肝脏和母乳摄入的。

尽管有禁止捕鱼的警告标志,但一名男子在边洪湖(Bien Hung lake)边捕鱼。George Black

鱼和家禽是越南人民的主食,越战后的一个宣传口号就是:让每个家庭拥有一口鱼塘和一个果园。水产养殖成了一项欣欣向荣的事业。在边和空军基地周围有30多个鱼塘和小湖泊,多年来,这里的湖泊和鱼塘的每年可生产约25吨鱼,这些鱼大部分被运到当地市场销售。自2010年开始,政府已经下了捕鱼禁令,但由于执法不严,仍然有不少人在偷偷捕鱼。

最令人震惊的统计数字是河内二噁英实验室的科学家去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的婴儿每日摄入的二噁英总量。世界卫生组织规定二噁英每天每公斤体重最多摄入1至4微微克(1万亿分之一克),但是居住在布龙用母乳喂养的婴儿每天每公斤摄入量为80微微克。科学家发现,最大的风险是对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当母亲第一次用母乳喂养时,她会将体内大约一半的二噁英分泌到乳汁中。“因此,在最初的几周里,我们建议妇女在喂养婴儿之前先分泌一些母乳用于检测二噁英含量”,德兰·汉恩(Tran·Thi·Tuyet·Hanh)说道。“但是很难知道哪个特定的妇女体内是否携带了二噁英,如果通过测试,需要精密的设备,并且每一个都要花费数百美元。如果不能明确知道携带情况,就没法阻止她用母乳喂养婴儿。”为了减轻二噁英来带的影响,污染清理工作就显得越来越重要。

两名受二噁英影响的残疾儿童在位于边和的私立贝索(Be Tho)孤儿院,由天主教修女团管理。Cuong Tran

救赎行动

今年4月,一个来自美国两党的参议员团体(包括7个民主党人和2个共和党人)到达边和空军基地附近,出席了一场关于清除污染土壤项目的启动仪式,该项目由美国佛蒙特州的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Patrick·Leahy)领导。当天,两辆带有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标志的挖掘机挖出第一批污染土壤,象征着清除当地污染土壤的项目正式开始。

当天晚些时候,在边和市的一家酒店开展了第二个同样重要仪式。在该仪式上,美国政府代表签署了一项新的五年承诺协议——对在喷洒了橙剂或被二噁英污染的省份的严重残疾人士提供5000-60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莱希(Patrick·Leahy)表示,该救援行动关乎平民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需要清理边和的污染土壤,并且改善人们的生活,帮助残疾人挖掘潜能,消除对残疾的耻辱感,扶持他们的家庭过上正常的生活。”莱希说道。

在整个仪式期间,无论是越南官员还是美国代表,都称赞两国从敌对到友好合作的新时代精神。这是一个举世瞩目的时刻,因为几十年来橙剂的毒害是两国和解的最大障碍。直到2006年,科学家、政治家和非营利组织才找到一个可接受的框架和语言来处理这个战争遗产。这一突破主要得益于福特基金会(the Ford Foundation)资助的一系列研究成果,该项目由查尔斯·贝利(Charles Bailey)负责,他在1997至2007年间是福特基金会河内办事处的负责人。这些研究基于越南和加拿大科学家的早期调查,在南越地区建立的2735个美国军事设施中,他们发现了二噁英与农村地区食物链污染之间的联系。目前大部分地方都是安全的,其中三个地方被科学家认定受二噁英污染最严重——岘港,边和以及富吉县(Phu Cat)的一个小型空军基地,这几个地方的二噁英水平对公众健康构成了严重的持续威胁,而边和地区的污染情况是三个地方中最差的。

早些时候,越南政府很快就把富吉县的污染清理了,没有靠美国的帮助。接下来是岘港,去年10月完成了一个为期6年的清理项目,耗资1.1亿美元。时任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访问边和(Bien Hoa)时表示,当地的污染处理费用比岘港的要高得多,清理工作至少需要10年时间。

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Patrick·Leahy)4月在边和参加了纪念美国人道主义援助橙剂受害者的仪式。NGUYEN THAC PHUONG/USAID

不惜成本

需要修复的土壤及河流沉积物的体量又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在岘港,有9万立方米的土地需要修复;在边和,约有49.5万立方米,这还是预估的数字,实际可能会更多。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驻河内项目负责人克里斯·艾布拉姆斯(Chris·Abrams)说,在战争期间,空军的足迹略有不同,他的办公室最近呼吁退伍军人在他们的记忆中寻找其他可能受污染的区域。克里斯表示,考虑到在这样一个复杂的项目过程中往往会出现不可预见的延误和令人不快的意外,最初的3.9亿美元成本可能会增加到6.83亿美元。

即使如此巨大的成本也是基于一项必要的和解。消除二噁英最可靠的方法是焚烧,但在边和市,焚烧的成本可能上升到14亿美元。污染较轻的土壤和沉积物将被直接填埋,而污染最严重的土壤将被一种叫做传导加热的技术焚烧处理。

虽然美国政府同意在10年内支付3亿美元用于清理边和的污染土地,但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却掏不出全部费用,经过多次辩论,美国国防部最终同意捐助总额的一半。目前有三个论点被证明是最有说服力的:1.解决战争的遗留问题必须是整个美国政府的承诺;2.如果没有五角大楼的资金支持,任何援助都没法执行;3.这将是一个建立信任的措施,通过化敌为友组建一个蓬勃发展的军事联盟。

近日,越南政府宣布从今年6月份开始疏散在布龙渠周边居住的300人,政府将拆除他们的房子,土地也将做一次全面检测。

2013年在岘港机场开展二噁英污染整治工作。Richard Nyberg, USAID

(编辑,翻译:Nicola,原文发表在Yalu E360)

<

越战化学武器的遗毒:对平民的救赎(下)

50年前,越南战争硝烟弥漫。为了清除给越军充当屏障的树木,美军在广袤的原始森林喷洒了大量的一种名为“橙剂”的脱叶剂。脱叶剂中的二噁英在半个世纪来,不仅毒害了当年参战的两国士兵,更是折磨了三代越南普通百姓。如今,美国和越南政府已经觉醒,并且联手开展一个大规模有毒残留物的清理工程。

正在积累的二噁英

在越南政府开展清理工程之前,已经有研究人员对二噁英开展了深入研究。河内公共卫生大学的德兰·汉恩(Tran·Thi·Tuyet·Hanh)主要从事对当地食品污染、饮食习惯、风险评估和降低邻里风险的研究,他说:“二噁英污染的补救措施非常重要,它不仅可以解决污染地周边居民的生活危机,而且可以防止二噁英在岘港和边和周围进一步扩散。”同时他也担忧,二噁英的半衰期非常长,在土壤中的半衰期高达100年,人体中的半衰期高达14年。

从物理性质来看,二噁英具有亲脂性和疏水性,不溶于水但溶于有机溶剂。在自然界,二噁英可以沉入水体的沉积物中,附着在有机物上,通过浮游生物进入到小型水生物,最后富集到鱼类体内。在土壤中,二噁英最终会存留在自由放养的鸡、鸭体内和它们的蛋中。二噁英在每个捕食阶段后都会逐渐地变得更集中,这一过程被称为生物积累。进入到人体的二噁英,87%是通过动物脂肪组织、肝脏和母乳摄入的。

尽管有禁止捕鱼的警告标志,但一名男子在边洪湖(Bien Hung lake)边捕鱼。George Black

鱼和家禽是越南人民的主食,越战后的一个宣传口号就是:让每个家庭拥有一口鱼塘和一个果园。水产养殖成了一项欣欣向荣的事业。在边和空军基地周围有30多个鱼塘和小湖泊,多年来,这里的湖泊和鱼塘的每年可生产约25吨鱼,这些鱼大部分被运到当地市场销售。自2010年开始,政府已经下了捕鱼禁令,但由于执法不严,仍然有不少人在偷偷捕鱼。

最令人震惊的统计数字是河内二噁英实验室的科学家去年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的婴儿每日摄入的二噁英总量。世界卫生组织规定二噁英每天每公斤体重最多摄入1至4微微克(1万亿分之一克),但是居住在布龙用母乳喂养的婴儿每天每公斤摄入量为80微微克。科学家发现,最大的风险是对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当母亲第一次用母乳喂养时,她会将体内大约一半的二噁英分泌到乳汁中。“因此,在最初的几周里,我们建议妇女在喂养婴儿之前先分泌一些母乳用于检测二噁英含量”,德兰·汉恩(Tran·Thi·Tuyet·Hanh)说道。“但是很难知道哪个特定的妇女体内是否携带了二噁英,如果通过测试,需要精密的设备,并且每一个都要花费数百美元。如果不能明确知道携带情况,就没法阻止她用母乳喂养婴儿。”为了减轻二噁英来带的影响,污染清理工作就显得越来越重要。

两名受二噁英影响的残疾儿童在位于边和的私立贝索(Be Tho)孤儿院,由天主教修女团管理。Cuong Tran

救赎行动

今年4月,一个来自美国两党的参议员团体(包括7个民主党人和2个共和党人)到达边和空军基地附近,出席了一场关于清除污染土壤项目的启动仪式,该项目由美国佛蒙特州的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Patrick·Leahy)领导。当天,两辆带有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标志的挖掘机挖出第一批污染土壤,象征着清除当地污染土壤的项目正式开始。

当天晚些时候,在边和市的一家酒店开展了第二个同样重要仪式。在该仪式上,美国政府代表签署了一项新的五年承诺协议——对在喷洒了橙剂或被二噁英污染的省份的严重残疾人士提供5000-6000万美元的人道主义援助。莱希(Patrick·Leahy)表示,该救援行动关乎平民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我们需要清理边和的污染土壤,并且改善人们的生活,帮助残疾人挖掘潜能,消除对残疾的耻辱感,扶持他们的家庭过上正常的生活。”莱希说道。

在整个仪式期间,无论是越南官员还是美国代表,都称赞两国从敌对到友好合作的新时代精神。这是一个举世瞩目的时刻,因为几十年来橙剂的毒害是两国和解的最大障碍。直到2006年,科学家、政治家和非营利组织才找到一个可接受的框架和语言来处理这个战争遗产。这一突破主要得益于福特基金会(the Ford Foundation)资助的一系列研究成果,该项目由查尔斯·贝利(Charles Bailey)负责,他在1997至2007年间是福特基金会河内办事处的负责人。这些研究基于越南和加拿大科学家的早期调查,在南越地区建立的2735个美国军事设施中,他们发现了二噁英与农村地区食物链污染之间的联系。目前大部分地方都是安全的,其中三个地方被科学家认定受二噁英污染最严重——岘港,边和以及富吉县(Phu Cat)的一个小型空军基地,这几个地方的二噁英水平对公众健康构成了严重的持续威胁,而边和地区的污染情况是三个地方中最差的。

早些时候,越南政府很快就把富吉县的污染清理了,没有靠美国的帮助。接下来是岘港,去年10月完成了一个为期6年的清理项目,耗资1.1亿美元。时任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James Mattis)访问边和(Bien Hoa)时表示,当地的污染处理费用比岘港的要高得多,清理工作至少需要10年时间。

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Patrick·Leahy)4月在边和参加了纪念美国人道主义援助橙剂受害者的仪式。NGUYEN THAC PHUONG/USAID

不惜成本

需要修复的土壤及河流沉积物的体量又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在岘港,有9万立方米的土地需要修复;在边和,约有49.5万立方米,这还是预估的数字,实际可能会更多。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驻河内项目负责人克里斯·艾布拉姆斯(Chris·Abrams)说,在战争期间,空军的足迹略有不同,他的办公室最近呼吁退伍军人在他们的记忆中寻找其他可能受污染的区域。克里斯表示,考虑到在这样一个复杂的项目过程中往往会出现不可预见的延误和令人不快的意外,最初的3.9亿美元成本可能会增加到6.83亿美元。

即使如此巨大的成本也是基于一项必要的和解。消除二噁英最可靠的方法是焚烧,但在边和市,焚烧的成本可能上升到14亿美元。污染较轻的土壤和沉积物将被直接填埋,而污染最严重的土壤将被一种叫做传导加热的技术焚烧处理。

虽然美国政府同意在10年内支付3亿美元用于清理边和的污染土地,但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却掏不出全部费用,经过多次辩论,美国国防部最终同意捐助总额的一半。目前有三个论点被证明是最有说服力的:1.解决战争的遗留问题必须是整个美国政府的承诺;2.如果没有五角大楼的资金支持,任何援助都没法执行;3.这将是一个建立信任的措施,通过化敌为友组建一个蓬勃发展的军事联盟。

近日,越南政府宣布从今年6月份开始疏散在布龙渠周边居住的300人,政府将拆除他们的房子,土地也将做一次全面检测。

2013年在岘港机场开展二噁英污染整治工作。Richard Nyberg, USAID

(编辑,翻译:Nicola,原文发表在Yalu E360)

<